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> 娱乐八卦 > 深圳红岁:永不疲倦的梦想家
深圳红岁:永不疲倦的梦想家
发表日期:2018-08-02 17:34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红岁昨天做到了,用智慧开启品牌之门。 红岁明天将继续用思想将其推向更高领域。 一个文化家等于一万个企业家。 不信,你们等着看吧! 世界著名的姚研成先生是茶叶

  红岁昨天做到了,用智慧开启品牌之门。
  红岁明天将继续用思想将其推向更高领域。
  一个文化家等于一万个企业家。
  不信,你们等着看吧!
  “世界著名的姚研成先生是茶叶界最懂茶叶本质的人之一,除了可以毫不费力地看穿任何一个名牌的灵魂,不管何种品种的茶叶到其手里,他总有办法通过树立品牌令其身价百倍。在未来一千年内,能超越红岁这种品牌理念的恐怕很难出现,这一点全世界没人不信。”这是前SONY董事长出井伸之先生对姚研成的评价。
   红岁的“梦工厂”
  在茶业界辛勤耕耘的不外乎两类人:一种是茶叶传统艺术的顶礼膜拜者,他们赞叹于茶叶的灵气,称之为《茶之六度》,茶叶的每种特殊属性都是他们精神生活的导师,任何一个外行对茶的错误解释,都是对茶叶精神的亵渎,这些人被大众称为职业茶客,他们对传统茶叶文化很专业;另一种,则将茶叶看作商品,洞察需求,精于营销,善于讲茶叶的现代版本故事,左一个故事,右一个故事,对他们而言,茶叶的文化艺术价值只是实现市场价值的工具,这些人被称为职业商人(企业家),他们很了解买茶人的心理,很会鼓励和赞美顾客,对如何卖茶很精通。
  姚研成先生的做法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种,这位很酷的中年人把茶品牌当作玩耍之物。他很早之前就断定:“茶叶好不好喝是茶品牌最不重要的标准;无农药残留、铅超标和未被酸雨危害过的茶叶产品,是保障需求的最低标准,恰恰这个最低标准才最重要,安全是第一准则。”认识他的人都知道,姚研成先生一谈茶叶就两眼放光、手足舞蹈,像小孩般满脸炫耀,甚至连涉足茶叶行业也起因于一个世界级大师克劳特的一句话:“茶能成为世界级的大产品,也能出个大品牌。”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茶叶的品种,茶类、普通包装、精心包装、价格便宜的、高昂的等等已经丰富多彩,令人爱不释手,但姚研成看了,总是摇摇头漫不经心的说,“这一切都不是消费者真正想要的。”
  姚研成是个天才,一个地地道道的天才,人们都说他是个大梦想家,与其说他在梦想经济学领域里花了20多年的时间觅得真经,倒不如说是茶叶之神选中了他,他为人心思单纯无邪,投入茶叶行业,完全出自内心的偏好,不含杂念,他能毫不费力地看穿每棵茶树的灵魂,不管任何品种的茶叶到他手中,他总有办法通过品牌令其身价百倍。如果姚研成先生是个循规蹈矩的人,那么曾把祁门红茶带出困境的他早该在业内位居显赫,但真实的版本是,他从这个百年茶叶品牌“出走”了两次,原因如出一撤,为了祁门某个垂死的品牌,他通过规划和宣传拼命将她激活,如今他重新打造的“一顶天红”商标已价值百倍,另一个则是天下闻名的“红岁”品牌。从“红岁”品牌的诞生到今天的发展,每年都以近十倍的价值增幅令全球瞩目。光一个“红岁“商标就有人愿意开价数十亿元人民币购买,而最终的决定,暂时不卖。为此,姚研成解释:“红岁这个牌子很吉祥,产品包装又很养眼,我相信它今后将不是商品,是神品。”随着时间的推移,时尚生活元素中必定有“红岁”,“红岁”已被国内外专家公认为是东方文化和东方精神的典型代表产品之一。
  姚研成先生身上即有天真淘气的顽童秉性,也有威严霸道的帝王之气,这两种相互矛盾的个性赋予他不安分的气质,他愿意与任何人分享他梦想成真的经验,但你永远不知道他的下一个梦想何时出现,因为在姚研成的理想世界里,梦想比实现更重要,爱好与乐趣才是他心中的第一。
   红岁“帝国”
  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百业大变,红红火火,人们随着基本生活的改变而欢笑着,与之相反,在全中国只有一个领域没有与时俱进,徘徊停滞不前,茶农们过着今不如昔的生活,这个领域就是茶叶领域。
  从2003年12月26日开始,红岁品牌在世界123个国家的公众媒体上开始高调亮相,而且一浪高过一浪。很多人搞不清楚,这是哪个国家的品牌,神龙见头不见尾,它只传递品牌信念。在媒体和广告业内,人们也不断的用惊叹和震憾来形容。
  自2006年12月26日始,红岁品牌又在中国选择了123个城市进行了轰炸式宣传,整整18个月,产品硬是在国内没有亮相。
   此时,姚研成先生妙手回春的魔力得以在茶叶界闻名遐迩,同样出名的还有他的喧嚣个性和冒险情怀,与中国所有做茶人的文化相悖,彻底抛掉传统、谦虚、故事,整个业内业外都觉得姚研成的做法与他们格格不入,简直就是个“疯子”、“醉汉”、“彻头彻尾的外行”。因为他在很多公开的场合中,批评中国茶的沉重、批评中国茶人背上历史文化的包袱,如何可以前进,姚研成说自己才是中国茶的情人,“我与茶彼此一见钟情”,并且毫不谦虚的对人说:“自己能将茶做得更好,中国茶的发展空间很大。” “而中国的茶人却躺在老祖先们的茶海上睡大觉,几百年了,无人再创造、无人敢创造,无人再发展……”。无论茶叶界接不接受姚研成,最终的结果是,全世界的茶叶都在看红岁,都在说红岁,所有的茶品牌都在学红岁,仿佛一夜之间红岁成神了,得到了人们的膜拜。是红岁“绑架”了他们?还是他们“绑架”了红岁?
  如今,如果玩茶的、做茶的和研究茶的人生活中没有红岁,就好比一个漂亮的小姐不长眉毛一样,人们会感觉怪怪的。如果在一个年度中,红岁没有什么表现,他们自己都会感觉到茶叶世界又失去了旗帜和方向,在他们的精神世界中定会感到黯然失色。
  在茶业的发扬与继承上,姚研成除表达自己对茶文化历史的敬重之外,平时很少提及茶的历史与茶的文化,他常说,“茶的历史文化很重要,但没有今天的茶重要,不做好今天的茶文章,永远不会有茶的未来,过去不等于今天,更不能左右未来,别在我面前再提古代,谁提请谁到考古队去工作。”
  经过胡思乱想、细想、梦想,如何找到茶的灵感;如何将茶叶的精神做出来;如何不提茶文化又能表现出茶文化;如何让消费者喜欢茶的文明;如何让价值决定价格;如何使红岁从最早的眼球经济快速转变到今天的市场经济,并迅速成为未来超时空经济的代表作品?
创意、梦想、定位、决定;让世界知道红岁是多么重要;让世界喜欢红岁比购买更重要。答案找到了,坚定不移地去执行。
  为了表达对茶叶这种植物的尊敬,姚研成先生用自己的梦想经济学原理和世界品牌基因原理(107项指标)双保险来打造红岁、茶啡茶、贵喜、彩云红、一顶天红、BEAUTYSKY等品牌。
  红岁给人们带来什么?这是姚研成先生平时考虑最多的问题,所有产品必须创造,不是创新的产品,永远不生产,我们带给消费者的不是商品,而是精神产品,是人们敬仰的神品。外国人买的是中国的名片,我们要不断创造惊喜给我们的客人。在顶级茶叶领域,红岁已经成为红茶的代言人。红岁与红茶已经完全融合一体。红岁等于红茶。
  国外奢侈品专家说:“红岁是东方为数不多的可进入全球的奢侈品品牌之一。”其实,他对玩茶叶和怎样玩品牌早已了如指掌,凭借自己在世界品牌领域的领袖地位。姚研成一眼看出了茶品牌最与众不同的地方--那就是如何把红岁变成人们的生活。
  让美好生活里不能缺少红岁,这是他打造红岁最成功的原因之一。
  原因之二,他给红岁一个很好的意图:“红岁是梦想和愿望可以实现的意思。”
  原因之三,则是用他那天才的脑袋为红岁品牌想了一句绝好上口,又被人们广为接受的广告语:“得意之时,红岁相伴。”他的脑袋是从不缺新词,他平常就像个哲学家一样思考,当您想要询问什么事由时,他会用最简朴的话语告诉你答案,当别人问他红岁的包装为什么这样时?价格为什么这样定等等,他总是笑笑,问而不答。
  原因之四,“红岁的包装设计理念令同行们越看越绝望,因为他们将永远无法超越,我只为同行留下了抄袭的权力。”这是姚研成最得意的一句话。
  原因之五,价值决定价格。红岁的定价是高昂的,红岁的销售也是在年年递增,红岁已成商品,红岁的价格已被目标消费者全面接受。而竞争对手的高价茶叶品牌还停留在赠品阶段。
  这个梦在姚研成的眼中不是梦,但在大多数人眼中永远是梦。这些年40多亿元人民币的推广费,300多次国内外的赛事和活动独家冠名赞助,上万篇软文报导及转载,在全世界范围内他不允许商品打折销售,完全依*市场行为发展生存,1600多家供应商关系处得犹如一家人,每推出一款商品,都会有100家企业跟着学习模仿。
  梦想制造者
  当红岁的销售开始快速飞进时,姚研成的红岁速度慢了下来。有20几款产品开始实施限量生产供给,当市场上需要十万盒茶叶时,他只供应二千盒,人们往往觉得匪夷所思,因为经销商对于库存品都是付全额现金的,但他不这样认为,“红岁是精神产品,红岁也是奢侈品,它的定义决定了要想获取和能够买得起的人必须付出更多的钱,而普通人想要买是有一定难度的。”他常会给朋友们讲一个关于云顶天茶的来历故事,这个茶的采摘有多难,制作有多么复杂,数量稀少,有多少海内外的名人都喝过它、赞美过它……说归说,听归听,但大多数听者至今也没有能喝过云顶天茶,姚研成只在特殊场合当礼物送给最重要的客人,对他来说,如果谁都能买得到,而不是买得起,这份礼物就不珍贵。我们自始至终掌握着所有珍贵茶品的归属,人们只有对得不到的东西才会觉得渴求。我们必须时时刻刻都吊起所有买家的胃口。
     在这次经济危机中,这种策略使红岁系列产品大为受益,很多茶商老板主动找上门来要求进行红岁茶的经销,到目前为止,这种主动上门的生意已做成数百家了。另一方面,稀缺的产品也让红岁的现金流更加健康。为了使红岁品牌更健康,姚研成在市场的最初几年表现往往令所有人都看不懂,连公司内部的大部分人也看不懂他打的是什么牌,下的什么棋。他经常讲,虽然红岁在国内外名气已经很大了,但我认为还处在“孕育阶段”。为了更科学地了解红岁在顾客心目中的印象,他每年都要会见500位以上的客人和150家资深媒体人进行深度交谈,了解红岁在人们心目中的真正印象,并通过这种形式去影响与他接近的人,争取他们今后的投票导向。
  在一克100元的黄金珠宝品牌上市前,他就精心炮制这样的“口碑噪音”,一盒100克,一盒一万元人民币,一箱四十八万元。他说这种定价,在国外也只是真正的成功人士才能买得起,在国内能买得起的人没几个,等仿冒品在互联网出现了,就会有很多人买来充“门面”了……他的做法经常刺激“有钱人”的感官,让他们既恨又爱。结果,在红岁产品还没有全面进入国内市场之前,红岁的声名早已在国内开始远扬了。目标消费者们到处开始到处打听红岁的故事,红岁的官方网站每天都有上万人点击,在他们现实生活中如果谁看到了真实的红岁,个个都会兴奋的谈起它的美丽。在这种情况下,姚研成还是不着急,拒绝了一批又一批经销商的好意,每当遭到经销商的批判时,他的几句话说得就让大家满意,“我们打造的是世界级超级品牌,现在火候还不到,你们做代理的时机还不成熟,等我们的红岁品牌强大到目标消费者非它不可之时,你们的钞票才能出击,经销才可开始,卖红岁是为了赚钱,不想让你们亏钱。”
  永不疲倦的梦想家
  在姚研成的心里,没有什么比用它的梦想经济学原理和模型造出来的完美品牌更完美。在很多场合,他很少讲茶叶本身,他只讲茶的本质,每当媒体问他“你们卖的是什么?”他用坚持了十年的答案继续回答:“我们卖的是东方文化,卖的是红岁品牌,卖的是文明的生活方式,卖的是你家中不可缺少的装饰品,卖的是所有人们看到的喜欢……”。正是因为他说的喜欢二字,每年都有几百万盒的顶级红岁茶摆放到世界顾客的桌前和茶杯之中。
  有时候,他讲:“我很幸福,我在享受喝茶的幸福之时,能为成千上万的人服务,让他们跟我一样有钱有闲,我的生活就是他们的生活。”
  他的红岁成功,已使天下人敬仰,可知道他的人都说,红岁只是姚研成的一个小小作品,他的最大称号是被人称为东方最大的梦想家,他早年学的是教育学,当过一流的教书匠。八十年代却下海帮资本家打工,成了打工皇帝,十年后创办了自己的公司,用自己的思想和创意入股了100多家优秀公司,获得了非凡的投资回报,当时投资红岁品牌,只是一个爱好加一个机会。
    姚研成在近乎玩耍的氛围中,找到了中国茶的本质真经—--它的东方纯正血统面孔,就是他后来说得最多的茶的精神,就是东方文化的核心。我真正懂茶了,所以我才能真正的成功,很多人做茶不识茶,怎么能成功。这种成功全世界只有二个人知道,一个是姚研成,另一个是苹果的创始人乔布斯。1971年,乔布斯对周围人说:“只要有茶、灯泡和音响,我就可以成功。”姚研成是东方最大的梦想家,这些年他的梦想经济学已在国内外开始影响越来越多的人了,他的成功,他的学术成功正是因为没有受到学院派的洗脑,也没有经历制茶传统文化的学徒生涯,这使他总能保持独立创新的见解和永远开放的心态。也因此,当他的思维进入到茶叶世界之中,红岁就变成了大鸟,在天空中飞翔,而且越飞越高,越飞越美丽,终于飞出了《梦非梦》。
  红岁品牌是现实生活中的《阿凡达》,姚研成的思维就像一片一片干枯的茶叶,不断的吸收周围的一切。把成功的今天踩在脚下,才能获得明天的成功。用梦想做武器,去消灭自己,去征服人类,只有梦想的力量才能使红岁飞得更高,走得更远。用伟大的梦想主义精神做指导,再去完成品牌设计、商品制作、渠道建设、销售管理,全球市场的建立,一切变得都很容易。“红岁的成功是被市场买出来的,而不是我们卖出来的。”这句话姚研成经常提到。但很多人至今听不懂他的含义,大家只知道自从姚研成进入茶叶领域后,这个领域才开始真正的改变了,而且越变越快,有人断言,北京的马连道,中国最大的茶都,迟早会变成“乔家大院”……
  积蓄的能力很快就会在市场上完全喷发,在近10年的研发下,即将推出的茶啡茶会给人们一个全新的惊喜,科学的制茶技术将会给传统茶业带来致命的冲击。
作为一位名茶追随者,姚研成一直崇拜将商品变为神品之一,让红岁成为人们的首选,这是他唯一的兴趣,他不喜欢人们说他是中国茶的复兴者,更不喜欢人们叫他现代茶王,他只承认自己是红岁之父,是这个品牌的父亲。
  如今,全球300多家商学院把红岁的快速成功做成教材案例。全球一千多所大专院校美术专业把红岁的“漂亮外衣”作为案例。
  红岁这个叛逆的个性品牌会继续疯狂,5000元一平米装修的专卖店即将登场,到时候又会给全球一个惊喜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“不颠覆,不出台”,这是姚研成的一贯作风。“为生活在这个年代的同行们加油吧,你们看到的是我的过去,明天我又有好东西给你。”这是姚研成的创新宣言。(来源;南方日报 李飞)

(责任编辑:admin)
热门推荐
  • 娱乐资讯
  • 社会百态